第五十章 共商木叶,初代火影的人选。

旁边,大筒木羽衣、大筒木因陀罗和大筒木阿修罗听到几人要讨论的议题后,都兴致勃勃地伸进来了脑袋。

    宇智波哲看向其余五人颔首道。

    “人这么多,正好人多力量大。”

    “是时候商量一下了。”

    “等一等!”

    天空中又传来两道声音,紧接着,一身素洁长服、火红头发的漩涡水户和穿着仙人衣袍背后挂有求道玉的大筒木羽村从天而降。

    “咦,羽村。”

    “你不是说三天吗?”

    “这才过去了两天啊。”

    千手柱间疑惑地问道。

    大筒木羽村笑着点点头。

    “偶有所悟,就早了一会儿。”

    大筒木羽村看向宇智波斑,同样的仙人衣袍和六道之力,这最后一个伙伴可不简单。

    “你好,大筒木羽村。”

    大筒木羽村伸出手。

    宇智波斑也站了起来,伸出了手。

    对于强者,他宇智波斑一向保持有基本的尊重。

    “宇智波斑。”

    宇智波哲看着斑的手和羽村的手握在一起,这画面,颇有一种世纪性的感觉。

    大筒木羽衣也看向自己的弟弟,感受到他身上传来的和自己同等层次的力量波动后点了点头。

    “来的正好。”

    “我们正好有要事相商。”

    “坐。”

    下一刻,八人围坐在一起,开始讨论。

    “大家,有什么好点子?”

    宇智波哲环顾四周问道。

    千手柱间先出声道。

    “村子运行的事情交给你们了,我就给村子起个名字吧。”

    “木叶飞舞之地,火亦生生不息。”

    “只要有树叶飞舞的地方,火就会燃烧,火的影子就会照耀着村子,并且让新的树叶发芽。”

    “我提议,村子的名字叫做木叶村。”

    “村子的领袖...”

    “叫做火影!”

    宇智波哲点点头,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木叶,熟悉的火影。

    “木叶村,这个名字不错。”

    旁边,斑也诧异地看了柱间一眼。

    “可以啊,柱间。”

    “深藏不露啊,竟然能想出这样有寓意的名字。”

    千手柱间不好意思笑道。

    “其实这个名字,我已经憋在心里好几年了,就等和你们说了。”

    众人:......

    宇智波哲环顾四周,开始下一轮发问。

    “还有什么好点子吗?”

    漩涡水户说话了。

    “我漩涡一族其实很早就有自己建立一个国家同时由漩涡族人当大名的想法。”

    “所以我想,如果咱们也要在火之国建立属于咱们的地方时,那么后备资源必须要掌握在我们手里。”

    “大名,最好让它名存实亡。”

    “大名是什么?”

    大筒木阿修罗在一旁问道。

    “大名...”

    “和现在的天子差不多,都负责管辖国内的人。”

    宇智波哲想了想后解释道。

    “那大名很是必要啊,要不然国家岂不是就变乱了?”

    大筒木阿修罗问道。

    “不。”

    宇智波哲摇摇头。

    “我们所处的时代和现在不一样。”

    “我们的时代有很多强大的家族,强大的忍者。”

    “但是大名只是个普通人,他的力量不能和统领国内所有忍者的地位匹配。”

    “而且更加关键的是,大名作为一个人,他的决策必然会向自己倾斜,必然会有所失误。”

    “所以不能让大名统治国家。”

    “那该怎么办,国家没有一个领袖可不行。”

    大筒木阿修罗继续问道,其余六人也齐齐看向宇智波哲,他们也有同样的疑问。

    宇智波哲看向众人。

    “这件事我也思考过,我觉得可以让火之国内的每个小镇都选出一定数量的代表,由这些代表共同投票制定出一个规定。”

    “这样,这个规定就最大程度上代表了火之国每个普通人的意志,能够让大多数人满意。”

    “这是对火之国的普通人。”

    “对于我们忍者而言,因为忍者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所以不能再这样简简单单一人一票的投票制。”

    “但是,我们如果建立忍村,那么我们和漩涡一族不一样的是,不管是宇智波一族当家还是千手一族当家,都必然会换来另外一方的强烈反对。”

    “所以我在想...”

    “我们或许可以建立一个只能由精英上忍及以上忍者参加的高层会议,决定未来忍村的发展。”

    宇智波哲看向众人。

    “你们觉得怎么样?”

    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点点头,这个办法可行。

    在宇智波、千手分别有两人这样毁灭性的力量的情况下,两族的族人不可能会服另外一族的族人。

    这样的话,把两族都筛出去,让所有忍族都参与进来,是个不错的点子。

    “那村子上名义的领袖,也就是这个火影由谁来当呢?”

    “宇智波一族不行,千手一族不行,我们漩涡又想独立开辟一个国家,这样还有谁能服众?”

    宇智波哲笑笑。

    “你们忘了他吗?”

    “他?”

    漩涡水户升起疑问,紧接着恍然大悟,低下头道。

    “如果是他的话...”

    “确实可以。”

    “但是...”

    “他会愿意吗?”

    宇智波哲回答道。

    “他不一定会愿意。”

    “但是...”

    “如果以他的儿子能够成长,能够变得比他还强为筹码交换的话。”

    “我想他这个父亲,肯定会愿意的。”

    漩涡水户点点头。

    “这样的话就好了。”

    “他的实力足够强,足够服众。”

    “而且他和大多忍族没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他自身也是堂堂正正并且十分冷静的人。”

    “相信他肯定能够做好这个火影的。”

    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听得一头雾水,齐声问道。

    “这个‘他’是谁?”

    宇智波哲目光看向南方,但这南方不是千年之前的南方,而是战国时代的南方。

    “旗木建御!”

    ......

    “阿嚏。”

    战国,旗木族地。

    旗木建御没来由地打了个喷嚏,这让他很是奇怪。

    “真是的,怎么会打喷嚏?”

    “算了算了,喷嚏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的局势。”

    说到这里,旗木建御揪了揪自己的头发。

    宇智波哲、宇智波斑、千手柱间和漩涡水户已经有四年没有出现在忍界了。

    不管是南方忍族,还是宇智波一族、千手一族和漩涡一族都有点坐不住了。

    火之国现在的形势,就像是个炸药桶,一触即发。

    “真是伤脑筋。”

    “他们到底什么时候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