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改变

已过晌午,半日未见南风盏的影。

    卿灼灼甚觉无聊,只能搬个凳子,在中院嗑起瓜子。这一拿,一甩间,已是在脚下画了好几个图。小脾气露得着实明显,于此经过的奴才都纷纷知趣的绕了路。

    嘴上没出音,心里已将某某爷骂了个千百遍。期间,也见师父途径,然,又是抬脚扭身故作没有看到的“溜”了!

    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那唯爱绛紫色穿着的十七王才轻声轻脚地移驾至此。

    她不知,师兄弟俩方才已在长廊尽处碰到,师兄大手一拍,还点了其师弟一番,眼神也没少提示。

    南风盏虽有一时蒙状,但也猜得几分。这会儿,灼灼姑娘手中的瓜子皮恰好就落在他的鞋面。他只是微抬了下脚,并不作声。低头瞧了两眼,薄唇立刻抿起,双眸聚去,看她低眉挤弄却不上抬,小嘴揪紧又不见开口。

    暗作深呼吸,随之抖抖衣袖,装作无事般的,坐到了她的对面。

    雪白通透的大理石圆桌,还是在她走后,按她的喜好换的。瞧她虽未侧身来,但小手一直在桌面哒哒浅叩。

    该是在等他先开口吧。

    “午膳,可是用了?”

    “不饿!”

    眼皮儿翻的呦!

    “一日三餐是必须!不饿也得吃好!哪怕是,清粥一碗也是好的!”

    卿灼灼始终不理。

    南风盏只好抿唇掩笑继续哄:“你看,这花儿要浇水,鱼儿要吃食,下人累了还得补一顿饭呢!这是需求!”

    “全部都是废话,我要是导演,就把你这段全剪了!”

    小脾气倒是一点没减,还是他初识的样子。眸中难掩宠你,只是对方正在气头上,根本瞧不见。

    这是和衣服又有仇了?

    他不禁撇了下唇,克制自己要逐渐放大的笑容。

    “你不吃饭,我当然要一番叮嘱,你若病了!不管是什么原因,那自当都是我的问题!”话音刚落,对面就转了身子。

    “你就不能和从前一样,做个哑巴!”胳膊压着石桌边,眉毛一高一低,摆了好一副怨相。

    但偏是这气呼呼的模样,在他瞧来,甚是可爱。

    南风盏终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还笑!”

    看她这般,实也是一种陶醉,总好过多年不得见的相思苦。

    “多年过去了,若总是初般模样,那还谈什么相处之道?”

    “……”

    见她呆瞪了一双大眼,南风盏又觉一阵心疼,遂抿唇低眸,将本就侧坐的身体,微微挪动,而后高抬手臂,浅贴呵护,眼中炙热皆落她白如凝脂的手背,“我本来也不是个哑巴!只是从前,怕早开了口,刚好碰你气头上,会惹你更生气!”

    “……”

    “不过现在,我想明白了!我若一直这般等你自行消化,亦是我的不对!那还不如,直接被你骂上几句!冷战,结束的也快!”

    卿灼灼呆呆地接不上话,从未料过,他会说出这样一些由心的话。

    “我还续时时刻刻跟紧灼灼的脚步!不然,怎能听懂什么导演之类的话!”

    “……”

    “你啊!就是喜欢乱想!我进宫不告诉你,是为了让你多休息!往后,你能脱手的事,尽量让我去做!除非,我做事,你也不放心!”

    “我就是……”

    “你就是闲不住!”这一半训教,一半宠溺的语气,”以后,我主外,你主内可好?”

    “……”

    扇子忽然摇开,倒未显突兀,反让她觉了几分幽默!

    如今,他也只能这般一手【洒脱】了。

    卿灼灼低眸哼笑,不知是喜悦,还是苦涩。都未曾瞧清楚,他是怎么将折扇从袖中转出来的。方才还握着她的手,这会儿竟变换节奏地晃起来了。

    本是揪紧的眉毛,竟渐渐随他眉眼弯弯,失了色,忘了要装凶,忘了要不理他。

    罢了!

    卿灼灼抿唇浅翘,好看的眸子微微眯起,看在他中毒未愈的份上,就不和他计较了。

    但是……

    小脸凑近些,“王爷!瑾晴可是要当太子妃的人了!”

    “嗯!”

    这个“嗯”出的有些怪!语气不对!表情不对!哪哪不对!

    南风盏忽而收了折扇,伸回身处,扯了扯外衫的褶皱,又捋了捋乌黑的头发,随之冲她双眸轻眨,看似正儿八经,实则是满嘴的奇怪调调,“我今早去了母后殿里,正说了这事!为了他们俩,我可没少费嘴皮子!”

    “……”原来,他早早的出门,是为这个。“瑾晴那么好!需用你费嘴皮子?”

    “她现在,不是你妹妹么!”

    这眼神给的?

    卿灼灼拧眉顿了小会儿,终在他之前,耍了嘴皮子,“对!就是!她是我妹妹!所以…所以…所以咱这辈分是不是也该好好整整了?”

    “嗯!”

    又是让人听了怪怪的音!尤其,某王此刻薄唇翘的…是真欠!

    “瑾晴做了太子妃,我是不是也得叫您皇叔?”

    “无所谓!灼灼喜欢,叫我爷爷都成!”

    “南风盏——”呼——犯不着对着张桌子撒气。

    “辈分一事,我根本不曾在意!灼灼开心就好!”见她站起,他眉眼高挑,为对上她的眸,“你喜欢就好!反正不管如何,这次,再不会放开你!”

    “……那也得我说了算!”脸上定是红了,这烧疼感愈渐明显,可微张几次,不得回嘴。

    因是不远,那叫人不省心的弟弟来了。扬手大摆,完全没个正行。那些霸气侧漏的词儿,还不能在他这个小屁孩身上体现。

    他笑不合嘴,到了跟前,未唤她一声长姐,反往某王身边歪靠,“姐夫!咱俩聊点事儿呗!”

    就看他邪魅一笑,颇显得意。泛光的眸子,不时朝她撇了撇。

    卿灼灼手下又是一用力,可怜了这张无辜的大理石桌。“小子!瞎喊什么呢!”

    季锦天瞬瞧长姐气了,立马跳脚往王爷姐夫身后躲了躲,又轻声道:“我姐脾气怎么这么大?你惹她生气了?”

    南风盏单眉微挑,不由得又是一笑,怕露的太过明显,就将嘴角抻平遮掩。

    “你是不是又犯什么错了!”卿灼灼上下打量,她这弟弟啊,就是被瑾晴惯的……肯定不是她这长姐惯的!

    然,脸上表情,却于心中所想不一。

    “你的语气干嘛这么笃定啊!”

    “我……”

    “我找姐夫,就不能是什么正经的大事嘛!”

    “……”弟弟大了,懂得回嘴了!越来越不怕她这个长姐了!低眸浅瞄,原是找到人撑腰了!

    所以说,管弟弟还是得趁早!

    某王忍笑,不语,看热闹呢?

    “王爷姐夫把华阳宫都交给我了!我这刚接手,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我不得时时汇报一下嘛!”

    “……你把华阳宫给锦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