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皆成对

自与她重逢后,南风盏做了很多打算。盼的皆是与她朝朝暮暮地过一辈子,哪里还有心思在意别的。

    锦天也是知趣,汇报完华阳宫里的事后,就速度地离开了。临走,不忘勾一眼长姐的表情,可见在他心里还是惧的!

    卿灼灼盘手原地,越想方才季锦天那得意的神情,就越气!叨叨叨的说了一大堆,就是气她的!

    所呈表情,皆入他眼。

    浅笑还需再遮掩一些。

    南风盏起身靠近,薄唇微翘,“那本就是为你建的!如今,你已在我面前。我自当日日守着你,哪还顾得上炼药,教学!”

    卿灼灼撇他一眼,红唇几次扭动,未说话。

    南风盏不禁晃了下头,扬手轻护她肩处拍打,“好啦!我保证,今后有任何事,都会第一时间与你商量。”

    “……锦天那小子,真就在三个时辰内,经了三脉五渗的试炼?”不服!想她当初几次涉险,他怎么就?

    “原来你是因为这个?”南风盏微挑单眉,嘴畔浅勾,“锦天天资卓越,是命定!”

    卿灼灼眉眼一歪,瞬时瞥向季锦天刚刚离开的方向,“我怎么没看出来!”

    “……还是你教导的好!”

    某王满满的求生欲!

    她即使听出来了,也不能厚脸皮的抢此功劳。“不是!是黎战教的!”

    “……”

    眨眨眼,看某王表情,“其实吧——”

    “十三皇兄,今向母后辞别了!”

    “……”

    “说是已过惯了闲散自由的生活。国宫内过于拘谨,他要去边境。”

    “……”

    “你若想去送别,我可陪你。”

    南风盏今得如此大方,是笃定了她不会再离开。两人四目相对,直至嘴畔浅勾。

    那日,林间微凉。

    她着一身红衣相送,是他初见的样子。

    黎战微侧,静看她宛若仙子般的“降临”。多想止于此刻,不再流逝。但所谓“仙凡”相见的时光,却总是那么的珍贵!

    他将双唇微张,笑如烟霞,眼里似藏有万条星河,更似要把所有的开心,都传给她。

    卿灼灼抿唇低眸,晓得黎战的这份情,可她终是要辜负了,“听说你要回边境小镇……”

    “临别之际,唤声师父来听?”

    “诶?”着实没想到,他会用这样的话,来除去开场的尴尬。这下确实可以,仰头死盯他,这一副厚度颇高的脸了,“你这不是存心占我便宜嘛!”才教过她几次,就让她唤师父!

    黎战故作苦笑,“我还有别的便宜可占吗?”

    “……”

    黎战掩笑,朝她俯了下身,小声道:“我十七弟可还在不远处盯着呢!”

    “……”卿灼灼苦恼,眉间拧出疙瘩。

    黎战又笑,渐挺直腰板,“当人师父的便宜,还是要占的!”这声道的,还是很理直气壮的!

    卿灼灼满脑子都在想,那个藏都藏不好了的笨蛋王爷。

    一时愣在了原地。

    黎战其实并不想勉强她,随之笑了笑,扬手摸了摸她的头,“好了!不跟你逗了!今日一别,怕是没有再见的机会了!如若今后,十七他又气你,伤你!你可来寻我!”

    “……”这备胎的感人台词,没想,她也能正儿八经的听上一回。可黎战那么好的一个人,【编剧】怎么忍心?她轻眨双眼,迅速寻了别的话,“你不等…参加你…大侄子的大婚了?”

    “参加了他的!还要留下来参加你跟十七弟的?”

    “……”卿灼灼微抿唇,怎么提啥都能绕回来,尴尬死了!

    “不了!”黎战眸光高抬,望向远处,“我尽早去边境守护,就当是送靖儿的礼物了!至于你跟十七弟……”潇洒忽然学不来了,还是忍不住低头看了她,“祝你们幸福!”

    脚下尘沙渐起,一袭白衣匆匆。他于她的视线中消失,为他们的故事画上了句号。

    黎战!在她心里始终是那个潇洒来去的侠士,是不会被任何事情所羁绊的!

    希望他今后的日子,能随心所欲!能谱写出他自己的真情故事!

    “十三皇兄走了!我们也走吧!”

    耳畔,一股透着酸劲儿的声音!

    卿灼灼拧眉瞥眼,看他一副皱巴样儿。上下打量,闻一身醋味!

    “还说呢!要跟就光明正大!自家兄弟,都不出面送的!”

    “我送过了!”

    “那你做这举动作甚?小气吧啦!根本不信我!”

    “我…信!”明明是委屈吧啦!

    “信,还偷偷跟!”

    “我…我就是没控制住!”

    卿灼灼眉间微动,欲遮掩笑意,可实在是……

    这王爷,还是个小孩子吧!

    一点不像个成熟的大男孩!

    白眼给他,转身就走。

    其实并不气,其实就是很享受这样的相处模式。真正了解对方以后,便不会有太多的固执任性。

    长路漫漫,他们的日子还久……

    事事终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航生虽然平时看似傻里傻气,但还晓得行君子之理,托人去了金府,三媒六聘下的体面。如今他可是某王身边的红人,金城吏自是对这门亲事答应的极快,至于钱财方面…少不了贾少爷的大力赞助!

    贾少爷也应了家里早定的亲事,那叫一个“初见对眼”!孰不知,在巧遇前,还一直闹着恋爱自主!就和拍偶像剧一样,叛逆的要逃出家门,怎料,这一脚迈出,刚好“一眼万年”!航生碧琦来王府找她说趣,聊起此事,可说上半天儿。

    说来,这天下,说小不小,说大也并不大!谁也没想到,当初在祈缘阁撞上的姑娘,会再次出现在雪刃的眼前,并谱写了一段新的章曲!

    卿灼灼时不时调侃,还故意跟人家姑娘说些“雪人”大哥的陈年糗事!可终归是情人眼底出西施!她倒是成了个“小丑”!

    眼瞅着一个个都成了对子!这里面当属她的师父最为别扭,明明暗恋人家虞姐姐好多年了,偏偏还要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待等人家背道走了,才回身卑微的追!在一起了吧……还得顾自己的形象,生怕被谁谁谁看到他那卑微男友的模样!

    许他不知,那些想遮掩却没遮掩好的“镜头”,可是让她这徒儿捡了不少的乐子!

    然,偶尔瞧见南风靖跟瑾晴俩小情侣的相处,就又让她深觉自己老了!平日除了和某王不消停的斗嘴外,还真没怎么上山赏月,逛街赏景过!

    天天往外跑,小腿不细才怪!酸!容她掰半块柠檬塞进嘴。

    “长姐!你是不是太闲了?怎么又坐在亭子里吃东西!”

    “……”

    “再这样,你非胖死不可!”

    “……”

    “你无聊,可以找王爷姐夫带你出去玩啊!人家找你,你又不动!人家不找你,你又闲闷!女人,得像二姐那样,聪明伶俐,知趣——”

    “一边去!”

    就季锦天这不长眼的小萝卜头,整天变着法儿的惹她发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