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鬼附身

王浩将监控上交,立刻便得到了交警大队的重视,还表扬了一番王浩的热心肠。

    出了交警大队,往派出所的路上。

    王浩看了眼周云彩,依然端着手机直直的看着手机屏幕,但老半天手机屏幕都没动一下。

    王浩有些担心的问道:“云彩,你没事吧。”

    “小哥哥,我要去找爸爸。”

    周云彩突然转头看着王浩,这一声小哥哥,可把王浩喊的心都扑通扑通跳。

    他没来由的脸红了红直直说道:“我们现在就是去派出所的方向呢。”

    “我爸爸不在派出所。”

    “那在哪?”

    “在...在,我也不知道。”

    周云彩的头有些沮丧的低了下去。

    周云彩的不对劲,王浩感受到了,他试探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明。”

    王浩一个哆嗦,差点把车开出追尾事故,索性他及时踩住了刹车,将车停在了路边看着周云彩。

    “云彩,可别开玩笑啊。”

    “小哥哥,你不认识我啦?”

    周云彩的面容下有一道少年虚幻的面容出现,虽然只是瞬间,但王浩还是看到了。

    确确实实是那个爱看手机的少年小明。

    “你...你居然附身到云彩身上。”

    头一次见到鬼附身的王浩舌头有些打结。

    “我想见爸爸,只能通过这种办法了,也正好她看手机看的入迷,给了我机会。”

    “你这样对她身体不好,你先出来,我带你去找你爸爸。”

    鬼附身当然不是什么好事,而且是越久危害越大,王浩自然担心周云彩,着急说道。

    “小哥哥,我信你。”

    小明吧唧一声就将自己的灵体脱离了周云彩的身体,还乖巧的往后坐去。

    王浩瞥了眼小明,在看周云彩,她此刻瘫坐在副驾驶位上,还有向下滑动的趋向。

    王浩拿手将她扶正坐好,可偏偏周云彩这时候醒了,四目相对。

    王浩的两只手还夹在周云彩的腋下胳膊处,保持着用力上提的动作。

    而他的就屈伸站在周云彩两腿间,这一幕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什么。

    周云彩就是这样想的,她一个激灵,急忙双手抱胸往椅背后面一缩紧张道:“王浩...你...你要做什么。”

    王浩一愣,随即快速的将自己的手抽回来,讪讪一笑道:“扶你坐好呢。”

    他说完又坐回了驾驶位上,看周云彩还心有余悸的脸红着,问道:“从寿衣店出来后的事你还记得吗?”

    周云彩满脸迷糊,随后快速的检查了下自己的衣服,如果身边没人,她说不定还会...。

    见没什么异样,松了一口气环顾四周道:“我明明在寿衣店看书评的,怎么会坐在车里,还是马上要到派出所了。”

    “那个,你被小明附身了。”

    王浩摸了摸鼻子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小明说道。

    “谁是小明?”

    周云彩开始还没反应过来,随后才震惊道:“你的意思是我被鬼附身了?”

    王浩点了点头:“小明就是那个被撞死的少年,他想借助你的身体去找他爸爸。”

    周云彩经过短暂的适应后,兴奋的搓了搓手道:“他在哪?”

    王浩指了指后座。

    周云彩看着空荡荡的后座笑眯眯道:“小明,你爸爸在哪啊?小姐姐帮你找。”

    周云彩问完,便看向王浩。

    王浩摇摇头道:“他说你帮不了他,只有我能找到他爸爸。”

    “啥意思?”

    周云彩迷糊道。

    “不清楚,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爸爸在哪?这无头苍蝇的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

    “他不知道,他妈妈肯定知道啊。”

    周云彩沉吟了一会,一拍巴掌激动道。

    “可他妈妈在哪啊?”

    王浩说完便看向后座,周云彩便看王浩的脸色变了数变,急忙问道:“他是不是说了什么?”

    “那个...她还真在柳木棺材里,把那当家了,已经住了一年多。”

    王浩嘴角有些抽搐,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寿衣店总有些东西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原来是被妇人拿去用了。

    当然她也不是白拿寿衣店里的东西,上次差点发生火灾事故,也是她出手将电风扇插头拔掉的,而寿衣店被打劫,那民警也是她找来的。

    只不过找的是鬼民警。

    王浩倒是没什么意见,就是昨天还说胖子与鬼同舞,今儿个他便和胖子一样,与双鬼伴奏,想想就头皮发麻。

    小明不能投胎转世他知道原因,但那妇人为何这么久也没投胎转世那就不明白了。

    “那她没吸你阳气吧。”

    周云彩古怪的眼神一直在王浩脸上打转,看的王浩怪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脸色看起来很差吗?”

    “白里透红不差啊,真是奇怪,按理说和鬼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一年多,就是在健壮的人都会萎靡不振,更有甚者会被吸成皮包骨头。”

    王浩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再次看向后座,脸色才缓和下来。

    “都到派出所附近了,就先去问问甄帅的死因吧。”

    王浩发动车子,继续出发,很快就到了派出所。

    此刻派出所正值午饭时间。

    不想浪费时间去买午饭的王浩和周云彩,顺理成章的便蹭吃蹭喝了。

    周雄面色古怪的在吃饭的二人身上打转,越看越可疑,忍不住问道:“云彩,他真不是你男朋友?”

    王浩差点一口米饭喷出来,对威武雄壮的周雄岔开话题道:“大叔,甄帅真的是跳楼自杀的?”

    “三年前的备案就是这样,当时你大叔我还只是副所长,这起跳楼自杀案惊动了很多媒体,只因为跳楼死的是南新市的首富甄全的儿子。”

    “首富甄全?”

    王浩和周云彩对视一眼,显然甄全二人都有所耳闻。

    “不错,甄全唯一的儿子一死,心灰意冷,无心商海,短短三年便已经从首富变成了名不见经传的小老头。”

    “首富的儿子,没理由会跳楼自杀啊,大叔,你知道什么原因吗?”

    王浩眉头紧蹙的问道。

    “据说是因为被戴了绿帽子,一时想不开才会冲动的,但这一点警方也无法核查清楚,因为他的绯闻女友蛮多的。”

    “如果是跳楼自杀的,又岂会有...。”

    王浩说着说着就听见周云彩轻咳的声音,随即反应过来打了个哈哈对周雄道:“谢谢大叔的午饭。”

    “小子,别欺负我家云彩,不然大叔三天两头查你。”

    自家的女儿,当爸爸的最了解,周云彩从懂事起可是从没有和某个男子走的如此之近,他还时常担心自己女儿太过羞怯会交不到男朋友呢。

    现在看来,自己纯属瞎操心,不是不交,是人不对。

    虽然周云彩一直在解释,但护短心切的周雄还是带着深意的叮嘱着王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