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姐姐有这个福气

他打了个寒颤,想起了自己当初是怎么认识的这位大佬。

    还不是自己当年少不更事,学了点电脑技术就以为自己了不得,试水试到秦墨那里了。

    要不是自己求饶的快,怕不是要经历一番磋磨。

    哎!都是冤孽啊!

    奚瑶的手毕竟是小伤,几天下去,也好的差不多了。青青这个小家伙比奚瑶还着急,说好了等奚瑶去看她,没想到这小娃子自己先噔噔噔找来了。

    奚瑶抱起好像长高了的青青:“哎哟,我们青青都长高了呢!”

    青青扬起头:“那肯定了!”

    这许久不见,青青竟然难得变得开朗了许多。沈夫人远远跟奚瑶打招呼,知道她不招奚瑶欢喜,就没敢往跟前凑。

    这女人受了秦墨的教训,可真是老实的不像样子。

    “要不要跟着姐姐逛逛?这里可是有好多漂亮的衣服呢,我们青青穿肯定好看。”

    听到漂亮衣服,沈青青大眼睛了猛然透出一阵光:“真的!有漂亮衣服!太好了!”

    奚瑶失笑,竟然还是个臭美的小姑娘。

    因为奚瑶当初二话不说就开除了周贵保这个关系户,又听说在灵玉搞出了一番大动静,奚水阁的人现在都留了个心眼,可不敢对奚瑶怎么样了,毕竟现在都靠着她吃饭,闹腾奚瑶,不是和自己过不去嘛!

    “真是,不知道这是公司嘛,带着小屁孩乱晃,一会儿要是闹起来,还得我们收拾烂摊子。”

    崔梦圆噘着嘴不满的唠叨。

    “哎,谁说不是呢!”

    咖啡间的几人随声附和。

    崔梦瑶一边搅弄着咖啡,一边吐槽:“真把这里当她自己的了,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配吗?”

    剩下的几人互相对视,还是没说出别的来,这种话,崔梦圆能说,他们可不能说。

    崔梦圆是个高材生,家里又有钱,就算丢了这份工作,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他们都是平头百姓一个,不敢把话说的太死。

    见大家都不搭理她,崔梦圆更生气了。

    若是这个女人老老实实当她的大小姐,等着周雨涵接手奚水阁,她的位置也会水涨船高,说不定就捞个首席当当。

    现在她非得来插一手,自己离着那个位置又远了一步,这下自己就要永远被周雨涵踩在脚下了。

    她还记得前几天周雨涵看她的眼神,那种不屑简直扎伤她的眼睛!

    崔梦圆想到这,气的把杯子往桌子上一放,热咖啡随着动作溅出,正好倒到了她的手背上。

    崔梦圆痛的惊呼,她抬头猛地一瞪,那些原本关注这边的人赶紧转过头去,不敢留下一个眼神。

    崔梦圆觉得自己被她们嘲笑了,连手上的咖啡都不顾了,气呼呼地跑去了厕所。

    崔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却也是有些家底,崔梦圆从小被娇养着长大,大小姐的骄纵脾气也是学了个十成十。

    刚把自己手上的咖啡洗干净,崔梦圆就听见外面传来声音:“姐姐,你在外面等我一会儿,我想去上厕所。”

    糯糯的童声,除了那个女人带来的小孩儿,就没别人了。

    “要不要姐姐陪你去?”

    是喻梓晴,崔梦圆不知道怎么想的,赶紧找了个厕所隔间躲了进去。

    “青青自己能搞定!姐姐你也太小看青青了吧!”

    “哈哈哈哈”

    奚瑶简直被面前鼓着腮帮子的小姑娘可爱化了。

    “那姐姐去前面大厅等你好吧?”

    “嗯,好!”崔梦圆听到脚步声,是那个小姑娘进来了。

    等听到沈青青进了厕所隔间,崔梦圆才出来。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叫来旁边一个打扫卫生的保洁阿姨,嘱咐她几句,趁着没人,赶紧从另一个方向走了。

    她们公司的保洁阿姨向来是一天一换的,等出了事情再找人,早就晚了。

    想到这,崔梦圆的脚步都轻快了起来。

    沈青青从厕所隔间出来,一个阿姨就叫住了她:“小姑娘,你姐姐说让你去四楼挂着那个红色牌子的房间里等她。”

    “姐姐?是长得很好看的姐姐吗?”

    不是说在大厅里等着她吗?

    保洁阿姨想了想,打扮的很好看,也算好看吧?

    “对”

    “好哒,谢谢阿姨。”

    沈青青绽放出一个甜甜的笑。

    保洁阿姨受不了的哎哟了几声:“小姑娘长得又好看,嘴又甜,谁家这么有福气啊?”

    “嘿嘿嘿,姐姐有这个福气。”

    沈青青憨憨笑了几声。

    沈青青告别了保洁阿姨,就蹭蹭蹭地从厕所另一边的楼梯去二楼了。

    奚瑶在大厅里左等右等,也没等来青青,等奚瑶去厕所找人,连个影子都不见了。

    “青青?”

    不在?奚瑶皱眉,青青不是那种随便乱跑的小孩儿,就算跑,也应该先去告诉她一声才对。

    不会迷路了吧?也有这个可能,奚瑶笑了笑,青青就算是迷路,也让人觉得迷路迷的好可爱!

    奚瑶转了转,从中间大厅里的楼梯往上走,或者青青好奇,自己上去了也不一定。

    三楼的角角落落,奚瑶都翻了个个,还是没有找到人。

    奚瑶顿觉不对,抬起自己的手,红唇微张,轻轻吐出一口气,那口气宛若雾气,盘旋在奚瑶手指上。

    但在旁人看来,奚瑶只是轻轻吹了一下手上不小心落下的灰尘而已。

    雾气散去,一条长线渐渐显行,还在奚水阁内,那就好,她松了一口气。

    奚瑶跟着长线,上了四楼。

    刚刚拐过一个弯,奚瑶就听见前方乱哄哄的。

    奚瑶上前拨开人群,本来最外边的不耐烦地想把奚瑶推到一边,但是转身看到她,又讪讪让开了。

    询问声嘀咕声终于静了下来。

    人群自动让开道路。

    奚瑶看到面前的场景,眸子倏地冷了下来。

    沈青青用手臂擦着眼泪,紧紧抿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怎么回事儿?”

    奚瑶仿佛浸了一层冰的声音响起,在场的人立马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沈青青看到奚瑶,挂着泪珠的小脸扬起:“姐姐,我没弄坏东西,你相信我!我进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了。”

    奚瑶还没说话,对面一个穿着礼服,满脸倨傲的女人开口:“怎么?这是你家的小孩儿?说说,我这衣服跟化妆品怎么办吧?”

    她指着桌子上倒了一片的化妆品,还有一件上面明显一个脚印的晚礼服,那眼睛都快长到天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