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苏薇陆颢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177:还有两天,陆颢就要回来了

第177章:还有两天,陆颢就要回来了

    朵朵和念念的第一次正式会面,是以两个人互相咬了一口结束的。

    我跟陆邵阳一人抱住一个孩子,这才堪堪将两个纷纷露出了小虎牙的孩子拉开,朵朵趴在我的怀里,委屈的抽鼻子,“疼,她咬我……”

    话落,朵朵还特别委屈的撸起了袖子给我看,其实念念咬的不深,再加上隔着衣服,但是朵朵年纪小,皮肤娇嫩,被牙齿那么狠狠地压过,还是留下了红色的痕迹。

    我揉了揉朵朵的小胳膊,安抚性的往上面吹了一口气,“来,苏阿姨吹吹,吹吹就不疼了,不疼了,乖……”

    朵朵虽然是在那个杀人不眨眼的组织里面长到这么大的,但是组织里面的所有人都对朵朵很好,甚至可以说是公主的待遇了,所以,偶然被念念来这么一下,朵朵几乎是当场就委屈的开始掉眼泪,她何时受过这种苦?

    所以,我第一时间下意识的就去哄朵朵,却忽略了小孩子之间的嫉妒心只是因为怕失去,念念特别乖巧的站在陆邵阳的双臂之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和朵朵,也不哭,就那样倔强的站着,小嘴瘪在了一起,可就是不肯掉眼泪。

    乐乐见状,没有过来安抚朵朵,而是绕过了陆邵阳,抬手将念念抱到了自己的怀里,小声的学着我的话,问道:“念念,有没有哪里被咬到了?疼不疼?哥哥在这里,别怕,哥哥还在这里……”

    乐乐几次三番的重复着“哥哥还在这里”,也不知道说到第几遍的时候,念念终于掉下了委屈的眼泪,她伸手使劲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然后吸着鼻子扑到了乐乐的怀里。

    “哥哥,哥哥——”念念喊着,小手却是死死地抓着乐乐的衣服,好像生怕乐乐会突然离开她一样,紧张而焦躁。

    那时候的我并不明白,念念的紧张和焦躁是环境所致,周围的下人给她营造了一种氛围,只有被我宠爱的孩子才能继续的长久的留在这个别墅里面,一旦不被我或者陆颢喜欢了,她就会被人用小汽车送走,再也不能回来。

    过度的紧张和害怕终究还是让念念不敢哭,不敢委屈。

    她很怕我会被朵朵抢走,刚怕自己会被人用小汽车送走。

    这些话,都是很多年后,已经成为我儿媳的念念,再一次陪我逛商场,遇见两个小孩子打架的时候,才笑眯眯的告诉我的。

    虽然,那时候的念念是笑着的,但是当初我下意识的偏袒朵朵,还是给她幼小的心灵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害,这让我对她一直感觉到愧疚。

    乐乐又连续问了念念好几次有没有哪里疼之后,念念才抽抽搭搭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指了指齿印明显的手背,小声的抽噎着,“这里,疼……”

    念念的伤势相比较于朵朵来说要严重,手背上已经有了破皮的地方,我这才恍惚的反应过来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连忙抬头想让陆邵阳去找医生,检查下,不要出现破伤风才好。

    抬头的那个瞬间,才发现陆邵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我慌慌张张的松开朵朵,跑到了念念的面前,看着念念哭的连鼻子都红起来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抱了抱她,“念念,对不起,妈妈……”

    “我不要你抱!”念念伸手,将我狠狠地往后推了一下,漂亮的如同黑葡萄似的眼睛里面氤氲着越来越多的雾气,顿了顿,她扭过脸,小跑着往别墅的楼梯方向跑。

    “念念——”乐乐一急,连忙去追。

    “念念,乐乐——”我心里一紧,也站起身想要追过去,一旁被我忽略的朵朵怯生生的拽了拽我的裤子,小声的问了一句,“苏阿姨……”

    我的脚步一顿,扭过脸看着朵朵有些害怕的眨了眨眼睛,“我没用力……”

    我知道朵朵这话的意思是想说,她没有用力去咬念念,实际上,两个孩子都想得到大人的宠爱,又都不愿意跟其他人分享,占有欲强的人,在察觉到其他人触碰到自己的所有物的时候,就会出现攻击对方的现象,所以才会导致现在的局面。

    这一点,我能理解。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一大一小的两个孩子跑进了卧室,只能半蹲下身子,安抚着怯生生的朵朵,“没事儿,朵朵,念念只是第一次见你,有些不安,没关系的……”

    我在心里也安慰着自己,是的,没关系的,总能缓和下来两个孩子之间的关系的。

    朵朵低着头,小手拉着我,也不知道是在想着些什么。

    过了几分钟,陆邵阳便从别墅的外面风风火火的赶了进来,在看到我和朵朵的时候,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念念呢?”

    我指了指二楼的方向,“去二楼了,现在乐乐陪着她。”

    陆邵阳垂眸扫了一眼朵朵,随后便像是明白了些什么似的,淡淡的抿了下唇,对着身后跟进来的家庭医生道:“去二楼看看小小姐,我一会儿会过去。”

    那家庭医生看了我们一眼,然后点了点头,逐渐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里面。

    家庭医生离开之后,陆邵阳有些不赞同的看着我,“苏薇,念念也是你的女儿。”

    话落,陆邵阳便转身去了二楼的方向。

    我明白,陆邵阳跟我说这句话的意思是,他觉得我对念念不公平,他觉得我将所有的爱都给了朵朵,但是,当时仅仅只是因为朵朵就在我的手边。

    我抿了下唇,带着朵朵去了餐厅,让朵朵先在位子上坐好,然后我才收拾了下去了二楼的卧室,打算看看念念的情况。

    去到二楼才发现,念念已经被乐乐和陆邵阳给哄好了,正坐在两个人中间玩之前陆颢给她买的布娃娃,见我进门,念念瘪了瘪嘴巴,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这是生气了?

    我扒了扒自己的头发,还没说话,就看到乐乐从床上站了起来,三两步的小跑到了我的面前,然后拉住了我的手,“妈妈,能跟我下去拿点吃的上来么?”

    “啊?”我微微一怔,抬头看向念念,见念念好像还是不怎么愿意搭理我,便点了点头,转过身跟着乐乐往外面走,“想吃点什么?”

    “妈妈……”下楼梯的时候,乐乐突然叫了我一声,然后小脸一本正经的看向我。

    我微怔,“怎么了,乐乐?”

    其实被乐乐叫出来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乐乐可能有什么话想跟我说,但是……

    我没想到乐乐会露出这样认真的表情,印象里面,乐乐上一次露出来这么认真的表情还是在一年半之前,那时候我们母子无依无靠在医院的时候,乐乐就是这样认真的告诉我,他不要爸爸,只要我就够了。

    如今,我又一次看到了乐乐这样决绝而认真的眼神。

    “妈妈,念念很喜欢您。”乐乐咬了咬唇,犹豫了半天,还是开口告诉我,“之前您跟爸爸一起在外面不回来的时候,念念就每天都搬着小板凳坐在别墅的门口,我好几次陪着她,问她在干嘛,念念都告诉我,她在等你和爸爸回来……”

    心像是被人重重的捏了下,生疼。

    “乐乐,其实妈妈并……”我试图为自己辩解,我想告诉乐乐我并没有不在意朵朵,但是我的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下去。

    有些事情,旁观者清,即便我不承认,也没有什么意义。

    “上一次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妈妈,你和爸爸告诉我,念念是我的妹妹,可是,今天楼下那个孩子一来,妈妈所有的目光就都给了她,妈妈,你……!”乐乐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这种行为了似的,顿了顿,才小声的嘟囔了一句,“说话不算话……”

    我微微皱眉,有些无奈的蹲下身子,“乐乐,念念确实是你的妹妹,妈妈只是想对朵朵好一点,乐乐,朵朵也是你的妹妹,亲妹妹,你明白吗?”

    乐乐咬了咬唇,或许是潜意识里面还是把念念当做自己的亲妹妹,小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倔强,顿了顿,他才点了点头,“我会照顾朵朵……”

    像是跟我保证似的语气。

    我有些头疼,不知道该怎么跟孩子们解释这其中的问题,朵朵和念念身份互换的事情,乐乐现在没办法理解,可,如果不让他真正理解的话,他就会觉得我很偏心朵朵。

    乐乐说完之后,就自己下楼去端甜点,拿好之后又小跑着去了楼上。

    我看着这样的乐乐,有些头疼。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没让厨房阿姨通知念念下楼,而是我自己端了饭菜去楼上陪着她吃。

    敲门进屋之后,我给念念盛了碗煮的软烂的面条,自己则坐在了念念的对面,右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看着念念笑眯眯的说道:“念念不要生妈妈气了,好不好?”

    念念鼓了鼓自己的腮帮子,小手抓着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吃着东西。

    “念念,妈妈跟你道歉,今天的事情,是妈妈错了好不好?”我伸手摸了摸念念的小手,然后递过去了一张小卡片,上面是孩子们很喜欢的那种花花绿绿的卡通人物。

    念念看了一眼我递过去的小卡片,小脸上满是惊喜的神色,顿了顿,像是想起来了些什么,念念看着我,想了想,道:“不生气……”

    话落,就在我想要跟念念说点什么的时候,念念已经开始专心的拿着卡片玩了。

    一顿晚饭,吃的肆意而美好。

    睡觉的时候,朵朵趴在门边,小脑袋探进来,看着趴在床上玩卡片的念念,犹豫了半天,也走进卧室,脱掉了自己的鞋子,爬上床,将自己的卡片也拿了出去。

    “我,我也有!”略微强势而得意的声音。

    念念继续趴着玩,然后挪到了另外一边,一脸防备的反驳道:“我的好看!你,你的不好看!”

    听到念念这么说,朵朵急了,有些抓耳挠腮,她“蹭蹭”两下,绕到了念念的旁边,像是寻求认可似的喊着,“我的好看——”

    “……”看着两个孩子终于不再打架,我的心略微一放松。

    一回头,桌子上的手机正好“嗡嗡——”震了两下,是微信。

    ——晚安,苏薇。

    是陆颢发给我的。

    我捧着手机,看着上面简短的几个字,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顿了顿,我给陆颢回复了一句,“晚安,陆颢。”

    回复完之后,我便将手机丢到了桌子上,随后仰躺在了大床上,耳边传来两个孩子吵闹的声音,心中却在默默地盘算着,陆颢回来的时间。

    过了今晚,距离陆颢回来,就只有两天了。

    可,谁也猜不到两天之后的风云又将如何变幻。

    ……

    原本以为不过就是两三天,很快便会过去,组织里面的内乱外战也会很快的结束,可我没想到,等待的时光会是这么难熬,仿佛每一秒都变成了用一年。

    不过,好在,我终于迎来了这最后一天。

    今天,该解决掉的事情就应该有了了断了,这么多年的恩恩怨怨,是时候……

    该有一个结果了。

    孩子的心终究是纯洁的,在意识到她们都不会被我抛弃之后,念念和朵朵也成了能够一起分享一块饼干的小伙伴,而乐乐更是担负起了哥哥的责任,每天像个护花使者似的照顾着两个妹妹,小脸上也总是洋溢着欣慰而自豪的笑意。

    甚至昨天,许慕岚和迟蔚来家里看朵朵的时候,乐乐还特别自豪的把朵朵和念念都拽到了自己的面前,一手抱着一个告诉她们,“这两个都是我妹妹!”

    一副得意的不行的样子。

    ——我们来这里,是还有件事情想跟你说,你从飞机上被挟持带走之后,霍琛曾经来许家找过我们,要我们一定要救你。

    ——但是,在我们通知了陆颢关于你的事情之后,霍琛就消失了。

    ——到现在,我的人都没能找到他。

    ……

    昨天,许慕岚和迟蔚跟我说的那些话,一遍又一遍的回响在我的脑海里面,惹得我心里不由得一阵一阵的慌乱。

    霍琛不见了,在跟许慕岚和迟蔚说完我的事情之后,就消失了。

    怎么会消失呢?

    如果霍琛是被组织里面的人所带走的话,为什么我跟陆颢在那个组织里面待了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发现霍琛的存在?

    而且,即便霍琛是被组织里面的人所挟持走的,那么,绑架他有什么意义呢?

    胁迫不了陆颢不说,还需要应付司徒家的人,这根本……

    司徒家?

    我的呼吸微微一滞,许慕岚告诉我,她一直没敢去司徒南的别墅拜访,因为担心会被问及霍琛的事情,之前司徒南问霍琛的去处的时候,许慕岚也只是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可能是出差了,应该挺忙的。

    司徒南难道不会有所怀疑吗?

    这么多天,一直将他照顾得很好的义子突然消失了,难道……

    我正困惑的时候,一直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便突然响了起来,我回过神,然后将手机顺手拿了起来,接通电话之后,说道,“陆颢,你们那边处理好了么?”

    “没有,等中午的时候行动。”陆颢的声音压得很低,也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周围时不时地传来风吹过时候的簌簌声。

    “你现在在哪里啊?我怎么听到了风声?你是在路上吗?”我困惑的询问。

    那边的声音就像是陆颢在什么空旷的地方似的……

    “嗯,在城西这边的一片空地,正在安排我们的人手。”陆颢没有隐瞒的回答了我的问题,随后,顿了顿,陆颢又说,“苏薇,等我回家。”

    我笑,“嗯,我等你回来,如果,你不回来,那么,我就去找你。”

    天涯海角,陆颢去哪里,我便去哪里。

    陆颢在那边低低的笑了下,随后语气郑重的告诉我,“苏薇,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我回应。

    我跟陆颢絮絮叨叨的说了几句话之后,陆颢便挂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之后,我的心口却突然抽疼了一下,我伸手捂住胸口的位置,微微拧眉,怎么会突然这么心痛?

    下意识的,我看向了已经挂断的电话。

    不会的,不会是不测的预感,一定是我最近的生活不规律,没事的,没事的!

    我努力地安抚着自己,原本紊乱的心跳这才平复了下来。

    “少奶奶,少奶奶——”

    楼下管家在叫我的名字,我略一蹙眉,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便打开门走了出去,站在楼梯口那里,我看着楼下的管家,询问道:“怎么了?”

    “有人送来了包裹,是给少奶奶您的。”管家摇了摇手里面的绿色包裹,冲着我说道。

    包裹?

    ——维维小姐,我送你的礼物你可喜欢?

    ——维维小姐,我劝你好好享受你剩下的陆太太的生活吧。

    ……

    曾经收到那些不好的包裹的记忆迅速的袭上心头,顿时让我觉得胸口的位置好像更疼了一些,我咬了咬唇,深深呼吸了两下,然后招手,“拿上来吧,我看看是什么。”

    “是,少奶奶。”

    管家应了一声,然后将东西送到了我的卧室里面。

    三个孩子都被陆邵阳带走了,说是带去给许震和陆老爷子看看后辈,因为我之前跟陆老爷子闹得矛盾,思索再三,我还是让陆邵阳自己带着三个孩子离开了。

    总觉得跟陆老爷子那边关系的缓和,还是要等着陆颢回来才行。

    桌子上的绿色包裹不算重,被管家放到桌子上的时候,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等管家离开之后,我才从盒子里面拿了一把剪子,将包裹打开,因为做足了心理准备,所以,不担心一会儿盒子里面出现什么吓人的东西。

    可盒子里面却只是放着几张碎纸和几张老旧的照片。

    我微微一愣,是邮寄错了么?这么枯黄的照片,怎么看都不像是我们这个年代会有的东西啊,不过,这都是谁啊?

    我下意识的将盒子里面的照片拿了起来,照片上两个中年男人坐在树下似乎是真该下棋,旁边有两个小孩子,一个爬到了树上,似乎正在往地上扔着些什么,一个则冷着一张脸,一本正经的抬头在说话。

    照片上的那一幕,异常和谐。

    老一辈的在下棋谈心,小一辈的打打闹闹,任谁看都是十分和谐的场景。

    因为困惑是谁给我邮寄的这些东西,我仔细的看了下照片上的人,因为时间的久远,这几张泛黄的照片上只隐约露出了四张模糊的面孔,可是意外的,我却觉得无比的熟悉。

    我有些哭笑不得,难不成我还见过这些人不成?

    下意识的将照片翻了过来,却发现在照片的背面歪歪斜斜的写着一行字。

    ——愿司徒南和陆杰永远都是好朋友。

    看着熟悉的两个名字,我如遭雷击一般的愣在了原地。

    司徒南?

    陆杰?

    他们是认识的?

    ——印象里面我爸是个很冷漠的人,他身边的朋友也是屈指可数的,我知道的就是工作上的几个叔叔……

    以前陆颢跟我列举过几个陆杰朋友的名字,里面分明是没有司徒南的名字的。

    鬼使神差的,我又将照片反过来,看着树上的那个孩子,如果仔细地去辨认的话,还是能够看出来那孩子跟司徒南有着几分相像,难道……

    树上的孩子就是年幼的司徒南,而树下的人就是陆颢的父亲陆杰?

    可既然小时候的关系那么好,为什么之后司徒南见到陆颢的时候,表现的……

    就像是不知道,陆颢的父亲是谁一样?

    我被自己的想法所吓倒,随后,我又将那几张碎纸拿了起来,看着上面模模糊糊的几个字,费力的将碎掉的纸片放到桌子上拼凑了起来。

    几个大字很快便浮现在了我的面前。

    ——不要相信司徒南。

    这是霍琛的趣÷阁迹!

    霍琛将这些东西寄给我,是想告诫我和陆颢,不要靠近司徒南?

    那么……

    隐藏在最后面的那个人就是司徒南?!